盘活建设用地 地票反哺“三农”

  • 日期:12-02
  • 点击:(1986)


重庆已经进行了七年的试点改革,交易了180,800亩土地。“三农”受益360多亿元“激活建设用地券”,为“三农”进城提供资金。城市建设用地有所增加,但农村建设用地没有相应减少,造成大量闲置土地浪费。 城市发展的红利如何回馈农村?

自国家批准重庆为全国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以来,重庆已按照城乡发展的要求进行了7年的土地证试点改革。系统设计以振兴农村建设用地为重点,借鉴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共有188,800亩地票进行了交易,为“三农”问题贡献了360多亿元

2015年11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也提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完善和扩大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和‘土地证’等试点项目,推广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支持扶贫搬迁。” “

地面票,是什么票?

农村的老房子很值钱,耕地面积也增加了。

对李碧菁一家来说,土地票是及时雨。

7月底,在重庆垫江县曹晖镇石鼓村,在村民李碧菁阿姨的小楼后面,一片茂密的玉米地是老房子。 李必净说,“如果它没有被回收,现在应该已经倒塌了。” 那是老人留下的土坯房子,比我大,当时没人想卖5000元。 "

李碧菁第一次听说可以用钱来改造老房子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栋破房子可以换十多万元,开垦的农田仍然是我自己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

李碧菁在想,“如果这是真的呢?”现在她一再表示“填海造地是对的” “旧房填海,鉴定面积860平方米,差不多18万 我的妻子和儿子有资本做小生意,我女儿的大学学费和建造新房子的钱。 ”李碧菁眉开眼笑,越说越开心

票的一端是“生产” 像李碧菁这样的农村家庭自愿申请在居住地居住和自愿开垦的前提下,将旧房开垦为耕地。 复垦后,土地、农业等部门共同验收,确保耕地数量真实,质量符合规定要求。 复垦后,耕地承包经营权不变。原则上,原农民将承包耕地的使用和管理。

土地证的另一端是“交易和使用”。土地复垦后产生的土地证可以在重庆农村土地交易所兑换相应的建设用地进行交易 企业可以通过上市、拍卖等市场交易方式向政府申请城乡规划建设范围内的征地。

土地证的交易单价从原来的8万元/亩逐步上升并稳定在20万元/亩左右。 目前,重庆已公开举办50场票务交易会,总交易量为180,800亩,年平均交易量约为30,000亩,大致相当于重庆新增经营性建设用地的总量

“世界城市化的一般规律是,随着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城市建设用地增加,农村建设用地减少,耕地增加 然而,中国的城乡建设用地正以两倍的速度增长。 农村人口正在减少,但用于农村建设的土地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在增加。 重庆市农村土地交易所副总裁王晓琴表示,“因为农村住房只能在这个集体经济组织内流通,所以在土地证改革之前,城市农民只能以超低价格处置农村住房,甚至每套一两千元。”。 城市土地产权的影响很难在农村住房中得到体现。 “

通过土改,重庆市区新增商业建设用地1亩,农村建设用地1亩。 事实上,90%以上的耕地是在土地票证生产过程中产生的,而耕地在地面使用时仅占征地范围的60%左右。

农民的直接收入,在整个过程中接受监督

土地票证交易,农民的收入还是政府的收入?有些人有不同意见,“政府垦殖政府受益”。 对这个农民的穷房子来说,3万元就够了。 "

“土地证来自农民和其他权利人,他们自愿放弃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并通过复垦将其转化为土地证的收益权。 土地证只是土地产权价值转移的桥梁和载体 复垦后,农民不再有权免费分配宅基地,并承担相应的耕地保护责任。 因此,从权利来源和权利责任对等的角度来看,土地票收益应属于农村建设用地的原所有者,如农民和集体经济组织。 ”王晓琴说

重庆实际上的土地票价约为20万元/亩,扣除3.7万元/亩复垦费后,由农民和集体经济组织按85: 15的比例分摊 按照最低交易保护价格,农民收入不低于12万元/亩,集体经济组织收入不低于2.1万元/亩。 重庆的农村家庭平均宅基地约为0.7亩。再生家庭可获得10万元左右的一次性收入。

农民筹集资金的渠道也从以前的各级资金分配转变为将当前价格导向农民和集体经济组织账户,有效防止资金滥用、截留和挪用等风险。

土地票交易的全过程都受到监督。 填海前、验收后和批地前,将有网站、短信和现场公示,电话咨询、投诉和举报渠道畅通。 要查询票价,还有在线查询和短信通知的渠道。

重庆农村土地交易所的地图上可以直接看到一张土地证,它来自哪里,去哪里。 该数据库与重庆市农村土地整理中心和重庆市建设用地审批数据库相关联。 通过数据共享,实现了土地票证生产、交易和使用三大环节的联动运行和监管。

土地证不是唯一的模式,应该与其他改革完全挂钩。

从只能卖几千美元的老房子到大约10万元的填海收入,有什么巨大的区别呢?土地印花为城乡建设用地市场化配置开辟了一条渠道。通过土地票证交易,经济发展需求强劲的地区可以获得更多的开发空和建设用地指标。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偏远地区,承担更多的耕地保护义务,可以获得相应的经济补偿,实现共建共享。 王晓琴认为,土地票是城市反馈“三农”问题的新渠道

土地票将农业转移人口推向城市 大约一半参与开垦的农民选择住在城镇。 每户约10万元的土地票收入相当于城市农民工的“家庭津贴”,这样他们就可以更好地融入城市。

同时,土地证也促进了农村扶贫和新农村建设。 在山区生态移民扶贫搬迁和农民新村建设过程中,除新建住宅区外,参与土地证改革的农民旧房已成为土地证。 对这些农民来说,数万元的一次性收入弥补了建造新房的资金短缺。开垦的耕地继续被耕种,每年有几百到几千元的营业收入。

在过去的7年里,重庆进行了土地证改革的试验。城乡建设用地由“双增长”变为“一增一减” 同时,95%以上的土地票落在重庆城市功能开发区和新城区,增加空用于城市建设和发展。 在售出的18万亩土地中,70%以上来自渝东北生态保护与开发区和渝东南生态保护与开发区,支持两大区域的扶贫和新农村建设。

"总的来说,目前的土地证供应相对充足,表明这一改革非常受欢迎 门票满足重庆大城市和大农村的基本市场条件。从长远来看,供需可以平衡。 ”王晓琴认为,“当然,土地证不是实现农村建设用地的唯一途径。现阶段,应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等改革试点项目充分挂钩。在稳步推进土地证改革的同时,也要探索如何充分利用农村建设用地实物存量,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整合发展,进一步拓宽农民财产性收入增长渠道。 (记者蒋云龙)